追清逐绿 打造生态补偿样板

抚州出台《办法》筹集资金调动地方保护生态 省人大代表建议立法明确补偿责任

2018年01月30日 16:15编辑:陈利光 新闻热线:0791-86847179

  ◎文/首席记者付强◎图/李勇

  “远色入江湖,烟波古临川。”汤显祖曾这样吟唱美丽的家乡——抚州。

  封山育林、治山理水、发展新型工业、打造“美丽乡村”……当下,作为全省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市的抚州用“追清逐绿”,向你徐徐展开一幅生态新画卷。

  这幅画卷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江西全境流域生态补偿、河长制等走在全国前列,绿色发展迈上新台阶,改革创新持续深化,全省全力推进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实现良好开局。

  资溪大觉山

   为保护森林生态选聘4000名“保镖”

  与青山为伍,和秀水为伴。在南城县龙湖镇际上片林区,经常可以看到一位身穿迷彩服的护林员。他细心地巡视着林区的一举一动,午饭经常是啃着随身携带的干粮,一走就是一整天。

  他叫周冬发,一位年近花甲的护林员。

  龙湖镇是南城县的林业大镇,地处南城、黎川、资溪三县交界处,林区面积达28万亩,森林防火、防盗任务十分繁重。

  在冬季、春耕、造林的关键时期,每天清晨,周冬发骑上三轮电动车,拿上喇叭,沿着山路用喇叭到家家户户喊话宣传,耐心地给村民讲防火知识,引导村民科学用火。当发现群众在野外用火时,他都苦口婆心的进行劝说,及时制止用火行为,杜绝了火灾隐患。农村办丧事有烧纸钱、放鞭炮的习俗,极易引发森林火灾,周冬发总会在旁边义务看护。

  因为对工作认真负责,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森林卫士”。

  与周冬发不同的是,资溪马头山(现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吴新明是从一名砍伐工,转变成为森林“守护神”。

  1991年,刚参加工作的吴新明,一上班就到马头山拿起斧头、跟着釆伐组长进山砍大树。那段经历,让吴新明懊悔。

  后来,抱着“偿还”的心态,他加入了生态护林员的队伍。他一边钻研业务知识,认真学习林业法律法规,深入各山头摸实情,虚心向老护林员请教,多次被评为林场先进护林员,被资溪县总工会授予“五一”劳动奖章。

  周冬发、吴新明,仅仅是抚州森林生态保护方面的一个缩影。

  据抚州市林业局总工程师付家科介绍,仅2017年,抚州总共选聘的4000名生态护林员,按人均6000元标准发放补助资金。同时,抚州市下达了封山育林专项经费4765.08万元,实施封山育林总面积1578.8万亩(除毛竹林及经济林外),占全市森林面积的87.6%。

   筹集资金调动地方保护生态

  相比生态保护,生态补偿更值得称道。

  2016年8月,江西列入首批国家三个统一规范的生态文明试验区之一,肩负起了“探索形成可在全国复制推广的成功经验”的历史重任。

  当年,抚州全市森林覆盖率65.6%,符合水质达标率93.3%。凭借良好生态优势,江西批复同意《抚州市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市建设实施方案》,抚州成为江西首个、也是惟一一个先行先试的设区市。

  2017年,抚州在全省率先出台了《抚州市水资源生态补偿实施办法(试行)》和《抚州市水资源生态补偿监测方案》,并筹集了首期流域生态补偿资金540万元,争取到抚河上游流域污染防治项目12亿元。

  《办法》以水质为核心,保护者受益为基本原则,以各县(区)交界断面水质监测数据为依据,以出境断面水达标率和出入境断面水质变化合格率核算各地应得生态补偿资金数额,对水质改善较好、生态保护贡献大的县(区)加大补偿力度,调动地方保护生态环境的积极性。

  为保护境内河流清、水长流,抚州建立了覆盖市县乡村四级“河长制”,全市已有1405位河长,分段管理着308条河流。市河长办专职副主任饶才贵说:“经过探索实践,我感觉这是一个治理河流的有效办法。”

  在抚河源头第一村姚西村,有“中国莲花第一村”的美誉。碰到游客去山里探源,广昌县驿前镇姚西村村委会主任赖上海就会叮嘱他们下山时记得把塑料袋、矿泉水瓶等带走。“一个星期我要巡河几次,有垃圾就要去捞,现在河水更清了,村庄更干净了。”2017年,赖上海有了另一个称呼:村级河长——负责维护10公里长的盱江(抚河)姚西段。

  而在水质监测方面,抚州市环境保护局总工程师夏斯峰介绍称,为了方便监测,该局将广昌-南城段定义为抚河上游,抚州至南昌段定义为抚河下游,以各县(区)交界断面水质监测数据为依据,监测频次为每月一次,并于每年第一季度将相关监测结果、核定数据及依据报送市生态文明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由该市生态文明办会同市财政局核定分配各县(区)水资源生态补偿资金。

  “我们会对水质进行按月比较、按季度比较、县区与县区之间对比、上游与下游对比。”夏斯峰对新法制报记者说,抚州运用经济手段,调节区域内河流上下游之间、水生态保护者与受益者及破坏者之间的经济利益关系,并对县(区)政府水环境保护工作进行考核,“排名前列有奖,排名倒数将被约谈”,以此确保境内河流水生态环境质量“只能变好,不能变差”。

  值得一提的是,黎川县还建立县级公益林补偿机制,出台了《关于印发黎川县县级公益林实施方案》,将百家畲县级自然保护区、日峰等森林公园划为县级公益林范围,面积达11817.9亩,每年县财政安排补偿资金17.72万元。

   离任审计生态倒逼体制与机制创新

  不久前,吴新明所在资溪马头山林场换届。由于林场充分利用生态资源发展经济,引进无污染的毛竹地板加工厂和矿泉水厂,不但解决500多名职工的就业问题,还产生了很好的经济效益。换届中,马头山林场党政领导全部被提拔重用。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资溪石峡林场在这次换届的生态审计中排名倒数第一。究其原因,主要是林场引进的两家企业没有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引进的一家碳粉厂,造成环境严重污染。

  事实上,早在2002年起,资溪县就提出“生态立县”战略构想。2005年以来,资溪30余名干部因生态保护出色被提拔使用;2013年以来,18名干部因在生态保护中失职、渎职,分别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其中科级干部9人。

  2017年,抚州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任中和离任审计试点;启动绿色GDP核算体系、生态文明建设标准化体系、环境保护市场化机制研究等等,倒逼出来的一系列体制与机制的优化创新,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化为每个人的行动自觉。

  采访中,抚州一些县区的居民反映,以前一些环境污染问题难以标本兼治,现在在环保问题上说话“管用了”,不仅是环保部门有行动,乡镇领导也相当重视。

  记者了解到,在抚州,对领导干部任期内的生态情况进行审计,将审计结果与干部任免升迁挂钩产生了深刻影响。现在,一些领导干部外出招商,经常带着环保人员去“把关”,生态环保的社会认知度空前提高。

  这一点,资溪县发改委主任傅光文深有感触。2015年,一家投资180亿元的火力发电企业打算落户资溪,并承诺每年上缴20亿元左右的固投税收。正式谈判前,按照既定的程序,环保等部门提前介入,发现项目对环境产生一定影响。很快,县里决策层拍板:“忍痛割爱!”

  2017年12月22日,在《抚州市生态文明建设领导小组》会议上,抚州市委书记肖毅就此表述:“走生态文明发展道路,是要走一条新发展路径,用新的发展理念指导发展,用新的发展思维谋划发展。落实到产业层面就是要有取舍,选择与生态文明相辅相成的产业,高耗能、有污染、低端加工的产业不是我们的选项。”

   省人大代表为生态补偿建言献策

  今年省两会上,许多代表委员聚焦抚州封山育林、治山理水,生态方面取得的骄人业绩,并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省人大代表孙爱华表示,抚州市委、市政府始终坚持高位推进,把建设“全省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市”作为“十三五”规划“四大战略定位”之一,对山水林田湖保护与修复进行了积极探索,编制完成了《抚州市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总体规划(2017-2020年)》、《抚河流域生态保护及综合治理总体规划》,项目总投资达370亿元,是抚州有史以来体量最大的工程,确保了生态文明建设有计划、有步骤、有目标地推进。

  会议期间,孙爱华提交了《关于加快推进抚州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市建设的若干意见》的建议,恳请省政府在重大试点、规划布局、项目安排等方面给予抚州倾斜,为我省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打造可复制、可推广的“抚州样板”。

  在《关于完善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建议》中,省人大代表李广松认为,江西作为首批全境列入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的省份之一,虽然取得了一些阶段性成果。但现有的生态补偿政策仍存在着未能充分体现“谁污染、谁补偿”、“谁保护、谁受益”原则的问题。同时,生态补偿立法有待完善,生态补偿标准较低,生态补偿渠道单一。

  李广松建议,生态补偿应坚持“成效优先,奖补优先”原则,加大对先行示范县(市、区)的生态补偿力度;建立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促进碳排放及排污权交易办法尽快实施;完善水、土地、矿产、森林等各种资源税费的征收及使用管理办法;逐步构建以国家和省级财政统筹为主,社会参与为补充的多层次、多渠道生态补偿机制。

  此外,由于江西尚无一部明确生态补偿责任和各生态主体义务的通用法规,建议出台一部关于生态补偿的地方性法规,确立生态补偿原则、操作程序、资金来源、成效监督等。

  来源:新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