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余市民孔令凯为照顾养父母多次放弃优越工作

2018年03月21日 09:57编辑:陈利光 新闻热线:0791-86847179

  23年来,他多次放弃优越的工作岗位,但他一点也不后悔。

  23年来,他用宝贵的青春年华照看着因病瘫痪的养父母,他认为这是为人子之道。

  23年来,他的读书梦依然在坚持,他不放弃是为能够做更好的自己。

  他叫孔令凯,新余市一个普通市民。

  孔令凯照顾病床上的养父

   “要是没有他我早就没有了”

  3月13日14时,新法制报记者来到江西省地质勘查局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大队新余分队(下称新余水文队),刚一踏入大门,“咯吱”一声,一旁门卫岗亭的窗户打开了,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找谁?”

  得知是找孔令凯后,从门卫岗亭走出一个人,带着疑惑问道:“我就是,有什么事吗?”当记者说明来意后,孔令凯邀请我们到他家去。

  来到孔令凯家中,在一间阳光最为充足的房内,一位耄耋老人正端坐床边,这位老人便是孔令凯的养父刘清溪。

  老人的床头堆了一些平时需要用到的东西。“这些都是用来给养父翻身和抓着做锻炼的。”孔令凯说道,“养父能自己坐起来活动,但不能久坐和站立。”

  床头的一堆书很是醒目,刘清溪以前喜欢看小说,但眼睛不好使,孔令凯便到市场上,买来彩电放在老人卧室里。

  随着年龄的增大,刘清溪身上的病也越来越多,经常住院。每次养父病重时便会躺在床上无法动弹,喂饭、擦身、上厕所全都由孔令凯负责。

  养父刘清溪要上厕所,就会大声叫孔令凯。这时,孔令凯便会过来把养父扶起,然后抱到便器上。孔令凯说,有时候养父说下午要大便,他就得待命一个下午。这已是他多年形成的习惯了。虽然患病,但刘清溪说话声音很大、记性也好,当记者问是什么时候生病时,刘清溪清楚地答道:“1996年5月27日。”

  说起这个儿子,刘清溪由衷地说道:“要是没有他我早就没有了。”

  孔令凯说:“父母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父母老了需要儿女,儿女就要回报父母。敬老孝顺这些都是应该做的。”

   “养父母对我特别好”

  今年46岁的孔令凯,是新余水文队的一名职工。2012年年初,孔令凯正在鹰潭工地做工,养母在家意外摔伤,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送走了养母,孔令凯擦干眼泪,决定要好好照顾养父,他便向单位提出不再出远门作业。经单位同意,他从那时起便干上了大门门卫工作。

  随着话题的深入,记者感受到在孔令凯的童年世界里,有太多对养父母的感恩之情。

  1972年,出生在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镇的孔令凯,刚满月便过继给了嫁到江西的姑姑(养母),其养父刘清溪是江西省地勘局上高县敖山水文队的职工。1982年,孔令凯10岁,便随养母来到了上高。

  事实上,养父母膝下还有两个儿子,他们不论是对亲儿子,还是对孔令凯都不偏不倚。

  “养父母对我特别好。”孔令凯回忆道,“为了解决他的读书问题,养父母多方奔走,才将他转学到了江西上高,每次放学从县城回到镇上,养父刘清溪都会来接。”

  孔令凯清楚地记得,高考时因户口问题不得不回北方去考试,养父母都非常不舍,是流着眼泪送他上的车。

  1991年,养父母带着他们三兄弟,随水文队从上高县迁到了新余,从此一家人便安定了下来。

   “做晚辈的要及时行孝道”

  1993年,高中毕业的孔令凯独自去了厦门打拼,起初在一家珠宝加工制作企业,公司规模有近百号人。一年后,孔令凯的勤奋深得老板赏识,便担任公司办公室主任一职,每月600元的收入,当时是全家收入最高的。

  “那时还想等站稳脚跟后,就准备考厦门大学的。”孔令凯告诉新法制报记者。

  不料,1995年12月,孔令凯从养父母的来信中得知,养父刘清溪经常头晕,但两个哥哥照顾起来却不方便。

  大哥刘金山在向塘的乡镇工作,二哥刘金海在新余良山的一家企业里,经常倒班,那时交通不便,回家的班车少,都很辛苦。孔令凯想,三人之中只有自己还没成家,可以很好地照顾两位老人。考虑再三,孔令凯最终选择了递交辞呈,回到了养父养母的身边。

  谈起回来的原因,孔令凯深有感触地说:“做晚辈的要及时行孝道,不要等老人走了以后再后悔。尽孝道就是要给老人多些温暖和陪护,这要比等老人走了大办风光酒宴强十倍百倍。”

  从厦门回来后,孔令凯为使年迈的养父母有个照应,便与老人住在一起。那时候养父的退休工资一个月只有三四百元。后来,孔令凯便到当地水文队做了一名临时工,但经常要到野外干些重体力活。“常常是搭棚子住在外面,比起以前在厦门坐办公室,不知道辛苦多少,收入更是没法比了。”孔令凯说。

  1996年3月,孔令凯回老家河北探亲,闲不住的他跟着弟弟在铁路上打了一段时间的短工,收入还不错,也很轻松。那时河北的家人也都希望孔令凯能够留下来,但他心里却时刻惦记着养父母。

   “实在困了就趴桌上打个盹”

  老来只怕病折磨,孝不孝顺就看照顾。1996年5月27日,养父刘清溪突发脑溢血,送进了新余市人民医院抢救。当时在河北的孔令凯接到电话时,心急如焚,第一时间便买好车票。临走时,他把身上仅有的两个月工钱留给了亲生父母。

  养父刘清溪连续住院20多天,孔令凯日夜守护在医院,寸步不离开。养母身体不好,白天来待上一会,孔令凯就让她回家休息。“最累的是晚上,有一种针就是晚上也要不停打,所以每个晚上要有人守着。”孔令凯说,“实在困了就趴桌上打个盹。”

  刘金海说:“我离得最近,也是第一个赶回来的,但等父亲好转后,我就不得不去上班了,留下母亲和弟弟孔令凯在医院照顾。”

  养父刘清溪脑溢血瘫痪以后,右手开始萎缩。孔令凯就向医生学了怎么按摩、怎么做康复理疗。天天给养父做按摩,成了孔令凯的“必修课”。

  孔令凯除了学习一些基本护理知识和技能,还请来阿姨专门为养父母做饭,想方设法为养父搭配一些易消化、有营养的饭菜。在养父出现大便不通时,为了减轻他的痛苦,孔令凯又千方百计地为老人家灌肠通便。

  当谈起最难熬的那段时间,孔令凯回忆道:“那时候,养母还在世时。养父生病住院,而养母也因身体不适躺在家中,两边都要照顾。”

   “他为照顾养父耽误了自己的婚姻”

  孔令凯心中的求学梦,并没有因为错过考厦门大学而放弃。1997年,经过不懈努力,孔令凯考上了江西工程学院的电子电工专业。

  但1998年,养母因脑梗塞险些偏瘫,那时正在读书的孔令凯因放心不下养父母,每月都要往返于新余和学校,只是为能看看养父母。在兄弟几人的悉心照顾下,两位老人都得到了较好的康复,养母还一度能做一些轻微的家务活。

  1999年,孔令凯因成绩优异,被南昌某单位看中,但他最终选择了放弃,选择回到了更需要自己的养父母身边。

  虽然孔令凯2012年以后的工作看似轻松,但他一刻也没有闲着,从考上江西工程技术学校到自考东华理工大学的本科。如今,虽然已评上了岩土工程助理工程师,但孔令凯告诉记者,他2018年的目标是评上工程师,这也是他梦寐以求的追求与梦想。

  新余水文队原职工周春华说:“孔令凯为了照顾病瘫的养父,把自己的婚姻都耽误了。”

  据了解,孔令凯至今单身。年轻时,他也谈过女朋友但最终没能走进婚姻的殿堂。“对方看到两个病床上的老人,就……”孔令凯的话说到一半便没再继续了。

  百善孝为先,孔令凯用孝老爱亲之举,成就久病床前出孝子的一段佳话,受到邻居们的称赞。

  孔令凯也非常热心,平时邻居们有一些线路问题,只要叫他,他一定会帮忙。“我在学校学的便是电工,对他们来说可能做不来的,但对我而言那都是些小事。”

  当谈起眼下现状,孔令凯长舒了一口气,“现在交通方便了,大哥、二哥也会经常回来,这不二哥刘金海就在家里。”他也开始为自己的婚姻打算起来了,“现在家里至少会有两个人一起照顾养父,我也有时间去谈对象了。”

  ◎文/图记者付睿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