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通报全省法院环境资源审判情况 公布十大典型案例

2018年06月20日 17:21编辑:陈利光 新闻热线:0791-86847179

  ◎文/图胡佳佳舒磊记者徐明程爱娣

  “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一年来,全省法院以环境资源审判专门化建设为抓手,以改革创新为动力,牢固树立现代环境司法理念,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建设富裕美丽幸福现代化江西提供有力司法服务和保障。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环境资源庭庭长黄训荣通报全省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情况,并公布十大典型案例(详见03版)。省环保厅、省林业厅、省国土厅等相关领导人、环境资源专家库专家应邀出席发布会。

  新闻发布会现场

   1160件审理一批涉环境资源案件

  美丽江西,江西法院一直是行动者。

  2017年2月22日,宜春中院受理原告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诉被告江西省某低碳环保股份公司樟树盐化工业基地污水处理厂、江西省某低碳环保股份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

  受理后,宜春中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宜春市环境保护局、樟树市环境保护局、南昌大学法学院等支持起诉。

  案件审理过程中,江西高院环境资源审判庭高度关注,对案件进行了全程指导。经过法院的不懈努力,2017年12月19日,此案最终以调解方式在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结案。江西省某低碳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樟树盐化工业基地污水处理厂、江西省某低碳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在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做的生态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报告基础上自愿履行相关社会责任,同意总计支付环境损害费用10万元。该款将用于该被告所在地区水环境治理或替代修复等公益用途。这是江西法院依法调解的首例环保组织提起的公益诉讼案件。

  “这仅仅是一个案例。近一年来,江西法院依法审结了一批环境资源案件,是江西绿色崛起中的法院担当。”黄训荣说,2017年6月以来,全省法院共审理各类涉环境资源案件1160件,其中民事案件368件、刑事案件729件、行政案件52件、环境公益诉讼案件19件。

  2017年12月27日,新余中院审理的原告中华环保联合会与被告宜春市某实业有限公司等环境污染责任公益诉讼一案宣判,判决宜春某实业公司等五被告赔偿因违规排放废液废水造成的应急处置费用、生态环境修复费用及服务功能损失费用等3700余万元,并在省级媒体向公众赔礼道歉。

  目前,此案正在二审中。

   首设司法保护基地创新做法护航青山绿水

  铜鼓县是公认的“中国南方红豆杉之乡”。“对于砍伐运输红豆杉这一类珍稀植物的,我们严格控制缓刑,决不手软。”铜鼓法院院长龙浴说。

  为解决红豆杉等珍贵物种涉案物品移交的困境,铜鼓法院成立专门的红豆杉生态博物馆,在全国范围内系首创。

  3月13日,省高级人民法院、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永修县人民法院在千年古镇永修县吴城镇挂牌成立全国首家生物多样性司法保护基地,为江西又添一生态保护“名片”。

  被誉为“候鸟珍禽王国”的永修吴城古镇,地处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每年越冬候鸟多达上百万只。基地将遵循现代环境资源司法理念,跨行政区划集中管辖环境资源案件,统一环境资源案件的裁判标准,完善环境资源纠纷多元解决机制,充分发挥环境公益诉讼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功能,依法审理涉及湿地、林地、濒危植物、候鸟迁徙地等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公益诉讼案件,共同保护鄱阳湖一湖清水和生态环境。

  黄训荣说,目前全省法院设立了一批司法实践和理论研究基地。省高院分两批在九江中院等12家中、基层法院设立“环境资源司法实践基地”,并在江西理工大学设立“环境资源司法理论研究基地”,旨在由基地先行先试,加强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为全省积累经验。其中,九江中院被最高法授予全国第二批环境资源司法实践基地。

  目前,实践基地在环境资源审判领域已形成了一些富有特色的经验做法。如九江中院结合辖区生态资源,在长江沿线、庐山、鄱阳湖设立了多个司法保护基地和巡回办案点。

  积极推进环境资源案件归口审理。按照确有需要、因地制宜、分步推进的原则,推动全省法院逐步建立环资庭、环资合议庭和环资案件归口审理相结合的专业化审判体系。下发《江西省环境资源案件案由范围(试行)》,明确了环境资源案件刑事、民事、行政和执行四大类四级共84个案由。落实中办、国办批复的《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江西)实施方案》,健全环境资源司法职能配置,推进环境资源民事、行政、刑事案件“三合一”、“二合一”归口审理模式。

  目前,九江、吉安、永修、崇义等20多家中、基层法院已实现了“三合一”审理,武宁、资溪等6家基层法院实现了“二合一”审理。

   建立专家智库为守护金山银山把关

  不负绿水青山,方得金山银山。

  2016年,江西高院二审宣判一起大气污染责任纠纷案件,改判由江西鹰鹏化工有限公司赔偿江西星光现代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因废气污染导致的苗木损失136万余元,而此案一审时仅判令赔偿16万元。在大

  气污染日益受到关注的当下,此案的意义尤为突出。

  损害鉴定意见直接导致了一、二审中赔偿数额的较大差距。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环境、资源与能源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周塞军在案例点评中指出,法院如何认定和采信鉴定机构对损害赔偿的鉴定报告,是本案的核心问题。

  “环境资源审判技术性、专业性很强,仅依靠法官,有很多问题难以处理。”黄训荣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江西高院专门设立环资审判专家库,聘请了一批环保、农业、林业、土壤、水体、大气、辐射、矿产等方面的专家作为咨询委员参与审判工作,为环境资源审判提供司法决策参考和专业技术支持。同时,出台了专家咨询委员工作规则。通过邀请专家出庭发表意见、担任人民陪审员、参与案件调解、执行回访监督等方式,充分发挥专家作用。

  目前,省级已聘请环境资源审判各类专家26人,全省法院聘请专家近百人作为咨询委员参与审判工作。邀请专家讲课、参与调研120余人次,邀请专家出庭担任人民陪审员、发表专家意见60余人次。环境资源公益诉讼案件的七人合议庭(四名人民陪审员)审理案件模式已在积极推进。

  针对环境资源案件损失计算鉴定周期长、费用高等难点,江西高院加强环境资源案件审判规则探索,推动试行“环境损失计算五结合法”。即结合原告的诉请、审查诉求是否合法合理;结合查明的案件事实,包括已经发生的事实和将来极可能发生的事实;结合鉴定意见、专家意见等证据材料,除必须做鉴定的案件外,其它案件可以尝试参考相关领域内的专家意见来处理,在无鉴定意见和专家意见的情况下,也可综合全案损失的情况酌定侵权损失;结合当事人的履行能力,在环境修复费用支付及方式上,可以灵活掌握,如一次性支付修复费用或分期支付修复费用,另外,环保投入也可以考虑折抵修复费用;结合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既要考虑损害的后果,也要考虑对当地经济发展大局的影响。

  这一探索得到了最高法环资庭领导的充分肯定。

  来源:新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