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身份证含金量越来越高

身份信息互联互通撬动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 群众享有更多获得感

2018年09月04日 10:10 编辑:陈利光 新闻热线:0791-86847179

距离高铁开动时间还有十几分钟,来不及取票,徐先生下车后直奔安检通道,拿出身份证,在自助验证通道前一刷,“嘀”的一声,通道门打开,徐先生进站,顺利赶上了高铁。如今,在高铁站,常常能看到身份证信息化的应用,给百姓出行带来的现代化速度。

32年的岁月变迁,居民身份证从一代到二代,尺寸未变,小小的证件含金量却越来越高。随着身份信息互联互通,撬动了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关于身份证管理制度的改革创新,让居民享有着越来越多的获得感。

◎文/首席记者张文娟◎图/记者徐国亮

旅客可刷身份证直接进火车站

杜绝重号更唯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公民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的时候,用的是户口簿和单位介绍信。

“总记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住酒店需要单位的介绍信。”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新法制报》记者找到南昌市公安局户政支队身份证管理科科长周玉梅,通过她的成长和工作,讲述身份证的变迁。

1985年9月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条例》,身份证从此走进百姓生活。

1986年,年满16周岁的周玉梅接到通知,前往派出所办理居民身份证。在家长的陪同下,周玉梅来到南昌市公安局大院派出所照相、办证。记不清多久后,周玉梅拿到了自己的一代身份证。这一年,是南昌市办理一代身份证的试点年,公安机关分别在东湖区和西湖区的两个派出所开展。

1987年,南昌市全面铺开身份证的办理工作,公安机关用了三年的时间,将16周岁以上的居民身份证全部办理完毕。

周玉梅保存了自己第一张身份证的老照片,照片中显示,有效期为10年,身份证编号是15位数。

1994年,周玉梅考入公安系统,没想到被分到了派出所,做起了户籍工作,从此与身份证结下了更深的缘分。

1998年,公安机关全面清理身份证重号问题,身份证编号也进行了升位,由15位升到18位,完善了出生年份的前两个数字。为保证身份证编号的唯一性,加入最后一位检验数字。

“以姓氏为单位,我们翻找档案底卡,一个一个身份证编号排查,找出重号情况,工作量很大。”周玉梅说,升位后,最后一个检验数字是由前17位推算出来的,那时需要民警自己一个一个按公式推算。现在就智能多了,只要在电脑里输入前17位数字,电脑会自动计算出最后一位检验数字。此外,网上还有一个监测系统,会自动巡逻监测,对于重号现象给予及时警告,保证号码的唯一性和权威性。

1999年10月1日起,全国范围内建立和实行公民身份号码制度,国家为每个公民从出生之日就编定唯一、终身不变的18位身份代码。

立法管理更权威

徐先生感觉,没有身份证,如今已寸步难行。比如说高铁出行、金融业务办理、酒店住宿等等。“一张小小的证件变化很大,总记得以前未满16周岁的小孩不能办证,现在刚下来的娃娃都有了身份证号。”

“这就要谈到身份证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2004年了。”周玉梅说。

2004年起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从条例到立法,体现了法治的进步。法律对冒用身份证、伪造及变造身份证信息,都有具体的法律责任,更严肃了。而且对于基层执法,适用性也更加明细。为身份证的管理提供了法律保障。”周玉梅补充道。

身份证法和身份证条例中,还有一个主要区别就是申领范围的改变。2004年前,未满16周岁的公民不可以办身份证。身份证法实行后,未满十六周岁的公民可以申、换、补领居民身份证;现役军人、武警可申、换、补领居民身份证;被判处拘役、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和被劳动教养、被羁押的人,不再收缴居民身份证。

“南昌市就有一名出生九个月的婴儿申领了身份证,这也是目前南昌市年龄最小的申领了身份证的公民。”周玉梅介绍道。

信息防护更安全

2007年6月底,人民银行会同公安部建成运行了联网核查公民信息系统。之后有了酒店住宿、网吧上网必须出示身份证,火车普列、高铁等的实名制购票等等……逐渐地,公民身份信息不仅仅是一种凭证,更是一种资源。政府部门可以运用大数据对其进行多维分析,为决策提供参考。另一方面,它也有可能成为不法分子牟利的工具。老百姓担心,身份证丢了怎么办?被人伪造、冒用了怎么办?

信息防护机制日趋完善。2006年1月份开始实行二代证,与一代证最明显的区别就是,二代证照片是彩色的,且内含芯片,具有机读功能。“二代证防伪能力很强,虽然平常也能查获一些假二代证,但是还未发现一张具有机读功能的。”周玉梅介绍说。

2013年1月1日,我国全面启动身份证登记指纹信息和停用第一代身份证。截至目前,南昌市一共办理了嵌入式指纹信息的二代证百余万张。

这期间,也有一些居民未录入指纹信息,给换证带来麻烦。2013年,南昌一女子李某办了一张二代证。2015年,李某主动要求换证。窗口民警认为李某本人与身份证上的照片,面貌发生很大变化。可李某坚定称是本人,身份证信息中又不含指纹信息,这给民警出了一道难题。

“有些女性因为整容,造成面貌上的改变,民警无法通过肉眼辨认是否为同一人。”周玉梅记得,为防止冒用,只有派民警到李某原单位及其所住社区搜集证据,证明李某是本人的事实。嵌入式指纹信息在身份证中普及录入,能较好地解决这一难题,也能杜绝身份证信息被冒用的违法行为发生。

异地办证更便捷

过去,如果身份证丢了,需要回老家补办,费时费力。为方便群众,身份证“异地办理”进入顶层设计。2015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建立居民身份证异地受理挂失申报和丢失招领制度的意见》。

2015年4月1日,南昌市先于其他地市,与浙江省互通数据,试点推行异地办理身份证。到了2017年7月1日,全国异地办证工作全面铺开。同时推出证件邮政快递、自助办证、电子支付等便民措施。

如今,建立在公民身份信息基础上的信息共享,不仅仅是在治安、户政方面,还延伸到其他警种,拓展到其他行业,撬动了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

有数据显示,自2015年4月1日至2018年8月30日,仅南昌市公安局跨省异地办证17681人次,省内异地办证2万余人次。而南昌市人口在外地办证的有32550人次。

在青山湖区一家叫旺狗智能的无人店里,消费者进门刷脸后,就能入店选购商品。如果出现消费者不买单、撕毁标签或者盗窃等行为,发生一次,该消费者将被记入“黑名单”。该店联合创始人何淳勇介绍,随着国家治理和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中的基础性作用的不断增强,希望店里的销售数据有一天能与身份证信息打通。

吃、穿、住、行,在如今的信息化时代,身份证已是人们不可不带的口袋证件。据说,不久的将来,我们还将迎来身份证第三代时代。

来源:新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