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干:父亲高价为儿签“婚姻时效”协议

2019年08月22日 17:40编辑:陈利光 新闻热线:0791-86847179

  媒妁之言下,儿子的“爱情”很快来了。然而好景不长,“儿媳”还没过门,仅和儿子同居三个月就走了。

  张老汉心里难以接受,他曾和媒人签过一纸协议:如果在一年内离婚,礼金需要退回。

  原来,儿子的大龄未婚问题是张老汉的心头痛,这个“老大难”问题成了他心中多年的焦虑。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拿出了“重赏”,寄希望于媒人的“金口玉言”,如今却人财两空。

  失望之于,媒人被张老汉诉上法庭,要求返还介绍费。近日,新干县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纠纷案件,经法院调解,媒人同意返还张老汉不当得利款4.5万元。

  ◎文/朱志强卢慧中记者程爱娣实习生王白如

   急于求成:找到“打包票”的媒人

  张老汉和媒人曾福生是同村人。

  因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张老汉的儿子张晓勇早就到了适婚年龄,却一直未能结婚成家。张老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见村里的曾福生时不时给人介绍对象,成功率还挺高。张老汉心头一动,何不让他给自己儿子做个媒,说不定就成了呢。于是让曾福生为张晓勇牵线做媒的想法就这么在他心里生了根。

  2018年,张老汉找到曾福生,与他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我儿子条件一般,娶老婆也没啥不切实际的想法,就想找个本分、踏实、身体健康的人,安安稳稳过日子。”

  曾福生跟很多人做过媒,一听这话,心里就有了数,满口打包票:“这个你放心,我都说成功那么多对了,你家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办妥。不过,有些话我得照实说,现在结婚都不便宜,钱你可得准备好!”

  张老汉怎么会不明白曾福生的意思,当下连声答应:“我懂,我懂,钱没准备好,哪会来拜托你说媒啊。”

  曾福生果然靠谱,不久之后,他就领来了一个20来岁的年轻女子与张晓勇见面,张晓勇对她很满意,一来二去,两人便开始交往同居。

   签订协议:企图保障儿子婚姻

  看到儿子终于有了对象,正满心欢喜地沉浸在恋爱的喜悦中,张老汉高兴之余,却感觉心里不踏实,总担心会有意外发生。

  张老汉的顾虑并非没有道理,现在娶媳妇真的太难了,房子、车子、彩礼、“三金五金”、改口费,见面礼……诸如此类,一个都不能少。不然,张晓勇也不会迟迟成不了家。他了解儿子的实际情况,媒人介绍的女子,年纪轻、模样也还不错。这样条件的人,真的愿意和晓勇共度一生吗?张老汉越想越担心。

  思虑再三,张老汉找到媒人曾福生,提出要和他签一份协议,为儿子的“爱情”增加一些保障。

  你来我往协商许久,两人最终签下了一份《婚姻协议书》,协议书中约定:“张老汉自愿出各项费用9万元,一次性付清。如果儿子在一年内离婚,由曾福生退回4.5万元……”

  签完协议后,张老汉这才稍稍放下心,将约好的9万元转给了曾福生。

  然而好景不长,张老汉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名女子并未和张晓勇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仅在张家居住生活了3个多月后就出走了,再没回来。张晓勇的婚姻美梦就这样破灭了。

  张老汉虽然早有预感,但当事实摆在面前时,仍然气愤不已。紧接着,张老汉就拿着当时签下的一纸协议去问媒人曾福生要钱去了。“你介绍的人才在我家住了三个月就跑了,按照协议,你必须退钱给我!”

  曾福生却不认账:“我就是牵个线搭个桥,成与不成谁能保证,你去打听打听,哪个做媒的可以打包票,做的媒都能过一辈子啊!”

  几番争执不下,张老汉气不过,便一纸诉状诉至新干法院,要求曾福生退钱。

   法院认定:婚姻协议有违公序良俗

  庭审过程中,张老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说了一遍,他认为根据他们签订的《婚姻协议书》,曾福生应当返还4.5万元给他。曾福生却一直强调,自己是媒人,做完了牵线搭桥的工作,就完成了任务,那些钱是应得的酬劳。其他的东西,谁也不能保证,介绍的女子或走或留,都与他无关。

  法庭充分了解事实后,认为该案中,张老汉与媒人曾福生签订的《婚姻协议书》,企图以9万元的代价以协议的形式约束女子同其子结婚生活一年以上,既有违公序良俗,亦不符合婚姻自由基本原则,该婚姻协议应属无效。

  根据《民法总则》第八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此外,《婚姻法》第三条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

  综合以上情况,经法官调解,曾福生将4.5万元退还给张老汉。这场纠纷至此结束。

  法官提醒,爱情不是买卖,婚姻也不是交易,法律倡导平等自由、互敬互爱的婚姻,过度依赖职业媒人来处理婚配问题并非解决之道。

  (文内人名均为化名)

  来源:新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