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起 精准定位迷路游客

湖南一听力障碍游客被困明月山 宜春消防救援人员近24小时搜救成功

2020年04月26日 18:09编辑:陈利光 新闻热线:0791-86847179

  游客被困宜春明月山海拔1400米处,听力存在障碍,山高林密,无路可走,山间GPS信号极不稳定,被困准确位置不明……在重重困难面前,以宜春山岳救援机动大队8名队员为主力的搜救小组,一路披荆斩棘,开出了一条条生命通道。他们历尽千难万险,最终历时近24小时,成功搜救到了被困的湖南籍游客。

  下山后,被困人员家属感激地对消防指战员说:“谢谢你们,多亏有你们的帮助,是你们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披荆斩棘搜救

  成功找到被困游客

  救援队员袜子被磨破

  游客在海拔1400米处迷路

  4月18日,记者来到明月山消防救援大队,看到刚从明月山游客救援一线退下来的消防指战员们又投入了山岳救援训练当中。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宜春山岳救援机动大队成立才7个月时间。去年7月21日,明月山风景区因遭强降雨袭击,部分区域出现山体滑坡、泥石流,导致118名游客被困。消防人员最终成功将118名被困人员转移到安全地带。

  此前,大队开展过类似的山岳救援训练,但随着山岳救援情况的复杂多变,宜春市消防救援支队整合宜春市应急救援力量和资源,筹建山岳救援机动大队,该队成立于2019年10月,20名队员以明月山消防救援大队为主。

  山岳救援机动大队成立后,结合山岳救援的专业特点,开展了山岳救援V型救助和斜下救助等集中性、针对性的山岳事故救援训练,提升队伍山岳救援能力。

  明月山消防救援大队大队长曾利华担任山岳救援机动大队大队长,他告诉记者:“只有不停地训练,才能让队伍时刻保持着巅峰状态,以便在发生意外时,能够第一时间以最好的状态去完成救援任务。”

  曾利华对记者说,没想到,山岳救援机动大队这次迎来这样艰难的一次战斗。

  4月12日16时许,宜春市消防救援支队接到报警称,明月山风景区一名52岁湖南籍游客在深山中迷路被困,亟须救援。宜春山岳救援机动大队立即赶到现场,并在当地找了2个常年在深山劳作的村民当向导,组成2个搜救小组。

  “被困人员处于明月山海拔1400米处,山高林密,无路可走,只能靠搜救小组一路披荆斩棘,开出一条条生命通道。山间的GPS信号极不稳定,只能靠当地向导的经验大致辨认方向,由于被困人员本身存在听力障碍,给搜救带来了极大困难。真是关山万重,千难万险!我们克服困难,救出了被困人员。”

  深山无信号与地面失联

  王浩是第一搜救组组长,他根据被困游客发回的太阳西下的照片,初步判断被困人员在山体的东北方。携带着绳索、柴刀、照明灯、对讲机和些许干粮就进山了。

  王浩回忆道:“当时进山是17时许,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们加快脚步。次日零时许,我们的对讲机没信号了,和地面指挥失去了联系,当时所在海拔约1200米。”

  王浩说,考虑到照明灯还有电,我们继续搜救,晚上视线差,总是会走到悬崖边。前前后后大概走了十多次绝路,终于到了山顶,向导指着远处的灯光对我们说:“那是30公里外的洪江镇,我们已经从野猫岭翻过了四方山和太平山。”

  4月13日凌晨1时,在山脚临时搭建的指挥中心里,曾利华担心搜救人员的安危:“和山上队员失去联系后,作为此次救援的总指挥,不能慌。我叫后勤保障组的陈鹏辉,连夜准备好通讯台和卫星电话,以防第二搜救组出现同样的情况。在做好设施和人员调度后,我就一直在等他们的消息。”

  凌晨4时的明月山,气温极低,山上已经结了冰。

  第一救援组队员李震烁告诉记者:“当时没想到会找这么久,又累又冷又饿,一直没找到被困游客,又联系不到地面指挥部,心里非常着急。王浩腿抽筋了,不敢弯腿走路。后来,我们突然听见被困游客的求救声。”

  李震烁说:“大家又提起了精神。但是由于被困游客有听力障碍,我们的喊声他听不见。我们只能判断大致方位,继续找位置。直至6时许,大家都筋疲力尽,还是没找到被困者,但是又不敢歇下来,怕自己会睡着,延误了最佳的搜救时间。”

  7时许,搜救无果的第一救援组选择下山,下至半山腰,对讲机有了信号,地面指挥部第一时间与搜救组取得了联系,让他们下山休整。此时游客已被困14个小时,考虑到被困游客身上没有补给,第二救援队携带好装备,分成两小组,分别从两个方向进山搜救。

  “我有信心把他带回来”

  就这样,从12日16时接警至13日8时许,搜救组对野猫岭到太平山一带搜救,并利用灯光照明、喊话及手机联系被困人员,确定其大致方位。

  13日8时50分,宜春市消防救援支队再次成立两个搜救小队进行二次搜救。搜救至12时,仍未发现被困人员踪迹。考虑到被困人员的生命健康情况,指挥中心决定再增加5支搜救小队进山增援。

  8时50分,第二救援队出发前,组长周攀对被困游客家属说:“我的名字里有个‘攀’,从小爬山就厉害,放心,我一定会把他带回来!”

  结合第一救援队带回来的情报,指挥部决定让周攀带领队伍从游客中心后方的两条小路进山搜救。

  “刚上去的时候,以为至少会有路,没想到一上山,一地腐烂的叶子,深一脚浅一脚,每走一步怕踩空陷进去。一眼望去,根本没有路,全是竹子和大树,如果没有向导,我们一定找不到方向。”周攀回忆说。

  熊凌港是第二救援队负责通讯的救援队员,背着10公斤重的通信设备,确保与地面指挥部保持联系。他告诉记者:“走了3个多小时,我们遇到行动中最危险的一段路,一个离地面200多米的悬崖,悬崖边的小路是由石头堆成的,直径只有20厘米,当时没有带特殊设备,我们只能扒着石壁走。当张兴元成功过去的时候,突然石头小路来了一个滑坡。这下完全没法过去了,我们只能选择分开,约定好最终在山顶会合。”

  点狼烟定位被困游客

  23岁的张兴元来自贵州兴义,有非常丰富的山岳救援经验。“当时我刚过完悬崖,石头路就塌了,说实话,虽然这是我第6次参加山岳救援,但这一次的难度,还是让自己心悬。和队伍分开后,我原地休整了10分钟,庆幸随身的卫星电话还有一半电。”张兴元回忆道。

  11时,支队全勤指挥部副支队长韩波率当日值班干部况晖、姜凤祥及信通分队人员到场指挥,并派遣特勤消防站黄伟大率5名特勤队员成立第三救援队上山搜救,同时利用无人机协同山上救援队进行高空搜救。

  第二救援队的另一小队由支队战训科三级指挥员程超杨率领,在当地向导的陪同下,他们从游客中心一直搜寻到海拔1300多米处,其中的艰险可想

  而知。徐涛、杨振锐是这支救援队伍的队员,在救援过程中,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记录消防指战员们在山间救援的画面和视频,传输第一手救援资料。他们记录了很多难忘的场景:从穿越瀑布到攀登悬崖,队员们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爬起,一些队员身上被毒虫叮咬,还有队员腿上、手上划了深深的口子……搜寻10个小时后,救援队提出利用点狼烟的方式,以被困人员看到烟的风向来找出他的具体位置。

  在确定了其具体位置后,程超杨第一时间联系了现场指挥部,并利用对讲机告知了其他救援队。

  “我继续搜寻,突然听到程超杨传来了消息。在询问过后,知道被困游客看到的风向跟我一样后,我开始寻找他的位置,一个多小时后,在一条小溪旁边看到了被困游客。当时非常激动,近24个小时,大家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

  张兴元告诉记者:“我看他躺在地上,立即上前查看,发现他是饥饿性休克,才松了一口气。”

  张兴元坐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两条腿抽筋了,动弹不了,只能通过卫星电话告诉了队友们位置。

  15时40分,在搜救小组历尽艰辛的搜救下,最终在海拔800米的丛林中找到被困男子。17时许,被困游客被护送下到山脚。被困人员家属感激地对消防指战员说:“谢谢你们,多亏有你们的帮助,是你们给了他第二次生命!”(陈广瑞 曾澄 记者黄建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